中少在线 虫虫阅读 中少总社微博
 
中国少年儿童新闻出版总社

首页 < 出版前沿


李学谦:教育改革——阅读推广的新动力

QQ截图20170713140603.jpg

   我一直认为,就跟房子是用来住的一样,书是用来读的。我们童书出版之所以能够存在,是因为孩子在成长过程当中,会有阅读需求发生。因此要做好原创童书的出版,必须始终追踪需求的变化,还要善于发现一些潜在的需求。从这些需求出发,来推动童书原创出版的发展。

  最近这几年,推动少儿阅读需求变化的一个新的动力越来越强劲,这就是教育改革。接下来我想把我对教育改革怎样推动阅读推广,又怎么来催新我们原创童书出版等方面的观察给大家做一些分享。

  先看一种现象,阅读进校园逐渐的成为现在的潮流。北京市的一个重点小学课表中的课程设计非常有意思:首先是基础课程,语、数、外、音、体、美,这是第一个层次。第二个层次是拓展课程,拓展课程又分为三种,其中一个部分是阅读与欣赏。第三个层次是实践课程与创新课程,让学生自己动手。

  看到这张课表,我的感受:一个是和我们那时候上小学的课程设计大不一样了。这张课表的设计遵循了孩子的学习规律。首先从基础课程开始,通过拓展巩固和深化学生对知识的理解,然后通过社会实践来进一步验证这些知识在实践当中的运用,最后让学生自己动手,让孩子们相互展示和交流。

  第二个感受就是阅读正在学校的基础教育当中发挥举轻若重的作用。拓展课程当中最基础的部分就是阅读与欣赏,而且不是我们一般意义上的语文方面的内容,还含有音乐阅读欣赏,体育阅读欣赏,美术阅读欣赏等。也就是说学科阅读正在发展起来,这是一个现象,这是一个案例。

  这种实践也引起了管理部门的重视,北京市教委专门启动了《北京市中小学校园阅读促进与推广》项目,要增加阅读资源、完善阅读制度、建设阅读队伍、营造阅读氛围、培育阅读文化、丰厚阅读素养的要求,去年12月20号北京100多所学校发起了北京中小学校阅读联盟,聂总(聂震宁)是顾问、理事长。前天,在童书展开幕式的时候,又发起了幼儿园中的阅读联盟。这些案例都说明,阅读进校园已经成为了潮流。

  为什么阅读会进入到校园?

  为什么阅读在如今的中小学会引起高度的重视?

  我感觉直接动因就是我们的高考指挥棒变了。

  来回顾一下这个变化的过程。首先是十八大提出,要把立德树人作为教育的根本任务,这也是党的十八大报告当中的一句话。后来十八届三中全会做出了一个《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这当中就提到,深化教育领域综合改革,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坚持立德树人,加强树立核心价值体系教育,完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等等,同时提出要推进考试招生制度改革,推行初高中学业水平考试和综合素质评价。

QQ截图20170713140631.jpg

  接下来国务院2014年9月3号颁布了《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其中首先就怎么评价学生提出了要求,规范高中学生综合素质评价。综合素质评价主要反映学生德、智、体、美发展情况,然后作为学生毕业和升学参考,要建立规范的学生素质档案。以及要深化搞好考试内容改革,根据高校人才选拔要求和国家课程标准,科学命题内容,增强基础性、综合性,着重考察学生独立思考和运用所学知识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

  那么2017年高考大纲有什么要求呢?

  第一个要求就是增加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考核内容,积极培育和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充分发挥高考命题育人的导向作用。

  第二个要求是,语文适度增加阅读量,考察信息时代和高校人才选拔所要求的快速阅读能力和信息筛选处理能力。

  第三个是把文学类阅读、实用类文本阅读,都设为高考内容,来适应高校对学生基本素质的要求。过去高考当中有实用类和文学类文本二选一,一般来说,文学素养需要长期积淀才能够所成,而实用类文本可以速成,所以大多数学校选择实用类文本,然后围绕人文类阅读帮助学生做知识储备。但是现在两方面都要做,突击临时抱佛脚不行了。这是高考大纲的变化。

  我在学校搞调研的时候,有老师、校长、教育局科长跟我说现在是得语文者得高考。我们来看一下,北京2015年的高考,语文卷设阅读考察,试卷文字量达到8500字左右。也就是说学生的阅读能力如果不行,不能快速提取和处理信息就做不完卷子。不再靠怪题来拉分,而是看学生的知识阅读怎么样,这是高考的变化。

  高考变了以后中考也跟着变,2016年分差减少,满分比比皆是,而语文要得满分很难,所以说语文成为了中考成绩的拉分项,得语文者得中考也成为共识。

  高考指挥棒为什么会这么变化?这样的变化指向什么地方?

  它改变了一考定终身的不公平,改变了只招分不招人的现象,同时不再区分文理科,突出传统文化,突出语文在高考中的关键性、决定性作用。中、高考考察学生多年的积累,明显降低考试难度,而增加阅读的宽度。高考指挥棒将完全指向全面素质教育,还有要降低小升初的选拔性,教育体制将向培养拔尖人才转型。

  回到我们这里,阅读教育改革,到底给我们做原创图书出版者提供了什么机遇?我认为很重要一点是学校目前对阅读教育的服务需求非常紧迫。

  我们在北京七个区域做了校园阅读现状的调研,对学生校园素养做了一些诊断,发现一些问题:一是学校缺乏好书,校园图书馆藏书质量堪忧,图书量可以达到,但是一些藏书内容实在是令人堪忧。比如说我们曾经在一所小学的图书馆看到高中物理的教科书。还有一些书根本不适合孩子们阅读,靠招标采买、价低组合,配够了就行了。

  二是现在阅读需求强了,但学校过去重视应试教育,导致老师阅读量不大,缺乏相应的阅读师资。同时学校个体阅读能力差异比较大,学段越高,阅读兴趣相应降低。面对如此机遇,少儿出版要主动做基础改革,从产品供给和服务供给两个方面融入教育历程。

  首先调整产品结构,对接教育需求,目前我们正在建立三大产品群:以满足图书零售市场需求为主要目标的大众读物产品群,以满足校园教育需求为目标的校园读物产品群,以及针对少先队需求开发的少先队产品群。现在全国少先队员1亿3000多万,另外专职辅导员有20万,兼职辅导员有400多万。少先队课已经进入校园,每周一个课时,但是缺乏教材和相应的读本。

  其次是要探索校园阅读服务的市场化运作模式,主要是这几方面:一是建立阅读服务基地。我们建了三四层的青少年阅读体验大世界,目前开发了大概几百个阅读课程,去年接待了将近150所学校,4万多人次。二是开展校园阅读服务,给学校提供整体解决方案。首先是对校园环境进行测评,怎么创设阅读环境我们有一套自己的指标,包括图书馆怎么建,书香长廊怎么建,班级图书角怎么建等。在这个基础上,给学校提供我们的书单,有了书之后针对学生、学校提供课程,然后提供师资培训,最后会举行效果展示活动。这就是一个综合解决方案,目前我们在北京市300多所学校开展活动,包括房山区和大兴区。

  三是开发标准化阅读服务产品,建立标准化阅读教室。目前我们主要是自然博物园教室、科普阅读教室等,我们提供视觉空间、音乐还有活动资源包,配套的学习用具等。建立众多智慧书库,提供小学阶段的分级阅读资源。

  四是建立阅读评价标准,包括校园阅读数量诊断,教师素养能力评价,同时开展阅读师资培训,建立教师阅读工作坊。

  最后有一个结论,教育改革是阅读推广的新动力,也是催新中国原创童书出版的新动力,我们少儿出版必须坚持以孩子为中心,以需求为导向,加大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转型升级的力度,实现由阅读内容生产向内容创新转变。

 

  本文整合自7月9日中国童书博览会高峰论坛暨首届中国原创模式主题大会现场嘉宾发言,已获授权刊发,有删节。文章中部分图片源自互联网。                       

 
来源:《国际出版周刊》   编辑:马圆圆   李翔宇